丽江大理人眼中的双城

最新最全的丽江游记尽在梦幻丽江旅游网 www.ljdiy.com | 时间:2014-06-13 15:10:12

人物简介:

马鱼,自由艺术家,绘画雪山作品200余幅,现居丽江。

马鱼:丽江养男人,大理养女人

 

马鱼.png
 

10年前来到丽江,马鱼便爱上了这个地方,“我是特别顽固地喜欢丽江的人。”他坦言。第一眼见到玉龙雪山,马鱼顿时泪流满面,“雪山很壮观,它是力量的符号和象征,如果一个男人有战斗力有态度,那他应该是喜欢山的。”
 

除了雪山,马鱼还深深着迷于古城的神秘感,“它非常质朴,直到现在都会让很多人迷路,让人迷路才是有味道的东西,不迷路,就没有神秘感。”
 

对于大理,他说自己很少去,“很多人喜欢大理是因为洱海,但我总觉得水是养女人的。”而大理古城,马鱼更是直言:“干巴巴两条街就走完了,流浪汉穿着拖鞋到处晃荡,养懒人的地方。”这点,也是马鱼对大理最深刻的印象。
 

很多人认为丽江商业气息浓于大理,马鱼表示,“就因为丽江美丽,才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喜欢就想占为己有,这只能表明喜欢丽江的人比大理多。”如今,也有很多人离开丽江去了大理,“丽江消费比较高,在丽江混不起,就到大理混去了。”他说。
 

猛吸了一口烟,马鱼慢慢说道:“人生能有几个十年,我不知道还会在丽江住多久,但是暂时还没有地方能代替丽江。”
 

人物简介:

魏飞,艺术家,原束河著名旅马客栈主人,现居大理。

魏飞:同样的生活品质,大理比丽江成本低

 

魏飞.png
 

11年前,脚踏在丽江的石板路上时,魏飞为找到了心中理想的国度而欣喜不已,“那时候的丽江很美,看着雪山,在古城的小桥流水旁流连,可以忘记很多东西。”
 

但越来越多的人来到丽江,“刚开始大多是文化人,后来是一群群的生意人蜂拥而至。”除了外地人,更多的当地人也参与其中,“以前的当地人很纯朴,服装、家具、习俗都特别的原汁原味。”他叹息,现在的古城,再也找不回当时的感觉。随着朋友们的陆续离去,魏飞发现,身边已经找不到可以对饮畅聊的朋友,3年前,他也失望不舍地离开丽江,去了大理。
 

为什么选择去大理呢?魏飞坦言,“同样的生活品质,大理比丽江成本更低。”除了生活成本,他觉得大理的生活节奏也比丽江要慢一些。
 

“现在丽江偏商业更多,大理相对人文气息更浓一些。”但是,魏飞称现在也很担忧大理的现状,“大理这两年变化太快了,越来越往丽江的方向发展,我很担心,但无法阻止这种改变。”
 

魏飞说,可能过两三年,他也会离大理而去,再去寻找更适合他居住的环境。
 

人物简介:

袁小兵,前知名媒体人,大理双廊洱海醒来客栈老板。

袁小兵:去束河治疗“双廊躁动症”

 

袁小兵.png
 

2005年我第一次去丽江旅行时,很多人都说大理不好玩不值得去。所以,我在丽江及周边走了3个月后,只去大理呆了3天。那时候的丽江古城还居住着很多原住民,有很多原住民开的小客栈,也有很多有意思的小店。相形之下,大理古城的印象比较模糊。后来,多次去丽江,其商业化氛围和艳情“文化”越来越让我生厌,乃至几次过丽江古城而不入。而随着在大理停留的时间增多,大理的安逸亲和已然独立于这个浮躁的国度和时代之外。2010年,我把行囊打包到大理,住过客栈多人间,租过房,最后在洱海边的千年渔村双廊找了一块地开始盖客栈。其间只去过一次丽江,是陪同多年前去过丽江的老友寻梦而来。果然,老友失望而返。
 

这几年的感觉,大理和丽江,是两座不爱往来的小城,两个互有敌意至少是怀疑的圈子。丽江就像打了鸡血,与艳俗却爱玩点小情调的国内游客相勾兑,在欲望之路上一路狂奔;大理官方虽然急吼吼想要分其一杯羹,但大众旅游远远落后于丽江却是不争事实,游客少,物价相对较低,反而造就了大理的独有气质:自由,包容,尚存有古风……这种情境下,对于我和身边一些朋友来说,大理自然优越于丽江。
 

但大理让人沮丧的事件也频繁起来。先是不让小贩在人民路摆摊,后是房东恶意毁约驱赶租客的情形急遽增多,众人感叹大理不再是乌托邦不再是净土。大理政府的弱势无为曾被外界认为造就了大理的奇迹,丽江政府的强势和无孔不入则是商业化的推手。这种褒贬分明的两极认识,随着我在双廊开客栈的时间变长,也在发生着改变。
 

很多人问我,双廊会像丽江那样商业化吗?我回答:在商业化无法抗拒的潮流下,双廊要是能像丽江那样,在商业化的同时,也能有相应的公共规划、服务和监管,那至少要比现在的乱象好得多。双廊是民间自发兴起的休闲度假小镇,政府在其中难有利益介入,加上传统以来的弱势和无为,双廊的负面影响正在加剧。
 

过去两个月,我两去丽江,一是参加束河coart艺术界,同时也去白沙休养。玉龙雪山下这个安静古朴被田园包围着的小镇多少安抚了我在双廊承受的躁动。我没有搭车,每次都要汗流浃背地骑12小时的单车,是为了不要轻易抵达这160公里之外。白沙,束河,不仅代表着不远的远方给我们距离之美,也给双廊带来一些启示。比如束河在黄金旺地还保留着几块耕地,农人在篱墙里耕作,庄稼在阳光下热烈生长。双廊呢?政府好不容易辟出的海边公共空地,很快就被人用来做起了烧烤和餐厅,污水直排洱海。
 

大理和丽江,双廊和束河,气质迥异的双城,不是简单地对比评判,而是丰富着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人物简介:
 

金杜,南都AND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金杜:大理-丽江   最熟悉的陌生人

因大丽高速路开通,接到命题作文:爱丽江还是爱大理?

 

金杜.png
 

这本是件轻松的事儿。下笔之余,却有些踌躇。为什么?在滇西的人际圈里,非常有意味的一件事儿是,大理人不屑丽江的好,丽江人慎谈大理的美。因此,在我这个外省人眼中,物理距离如此之近的两个城市,丽江和大理有时更像两个熟悉的陌生人。
 

从物理距离上,“昆大丽”是一条比较经典而成熟的旅游路线。近十年,随着丽江大研古镇在1996年地震后的声名鹊起,大理逐渐变成这条线路中的一个驿站,络绎不绝的人们奔着丽江而去,行色之匆匆,甚至都有些淡忘了大理才是中国第一批开放的旅游城市。
 

丽江之美,对于全国小资文青来说毫不陌生。毫无杂质的蓝天、古城的青石板路、四方街的流水欢快,甘泽泉的原野,束河乡村之宁静,白沙的原生态,每一扇能看到雪山的古窗,对北上广的中产阶级是如此的有蛊惑力。而与壮丽的风景相比,神秘的东巴文化、茶马古道的驼铃声,纳西族的宽厚和好客,对于逃离北上广的人们来说,这里更接近精神的故里。如果说,蓝天白云是有价的,那么纳西人的生活方式对城市人的启发更多:不仅是生活,还要关注活着的本身。
 

而大理之美,比之山水,更吸引我的是大理人淡定的生活气质。是的,大理从古至今都是茶马古道重镇,在滇西经济圈一直是老大。除此之外,大理人尚懂风雅,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说段王爷往事,养满园兰花,大理人对生活的理解是有几斤重量的。年初,一对北京小青年辞职驱车千里定居大理,那句“只是为了新鲜的空气、干净的水”的宣言直指人心。于是,大理的房价再次领涨,成为全国县级城市之中房价涨幅最高的城市。
 

过去十年,看着丽江的崛起,大理人由错愕到意难平。随着这两年双廊及它代表的生活方式,逐渐进入主流媒体的关注视野,甚至登上纽约时报的头版,大理的价值再次被人掂量和把玩。而丽江经过10多年的高速发展,机场和火车源源不断输送游人,各种度假品牌酒店扎堆,更让丽江变成了一个高原的温柔乡。而在其商业化和原生态文化之间如何取得平衡,这是丽江执政者不能回避的一个重要课题。
 

大丽高速的开通,对于游人是福。而大理丽江,这对熟悉的近邻,更需放下前嫌,取长补短,奏响大丽双城记。
 

你问我爱丽江,还是更爱大理?我更愿意说,我爱的是这里的人们。文/金杜

人物简介:

钱粲明,云南日报报业集团《车与人》杂志副总编。

钱粲明:大理-丽江 当侠客遇上美女

 

钱粲明.png
 

大理和丽江,一对耀眼双城。在中国,她们的卓尔不群正在改写着双城格局——如果说,中国双城是一场双打比赛,大丽双城的参赛,让最美丽桂冠没有了悬念。
 

国内各省大多有双城现象,双城地域毗邻、文化相近,有意无意会被大家放在一起比对,比如南京和苏州、广州和深圳、杭州和宁波等。除了勇摘最美丽桂冠外,大丽双城还让云南摆脱了没有双城现象的尴尬,长期以来,云南没有与昆明体量相当的城市,大丽双城的崛起,昆明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必须指出,外省双城绝大多数其中之一为省会,大丽双城出现的意义,更务实的期望应该立足滇西。
 

滇西黄金旅游线兴起的10余年间,到这两个城市的次数不下30次,无数次被问及对大丽双城的观感比对,我倒觉得,两个城市的名字已经暗扣了最本源的区别——大理理性稳重,博学多才;丽江秀丽多姿,时尚温婉。在云南这个旅游专业的小班级里,有一个男生叫段大理,出身武林世家,饱读诗书颇具侠客精神;还有一个女生叫木丽江,长在王府深宅,且歌且舞难掩名媛风范。拟定了两个城市的性别和家世,诸多关于大理丽江的差异也就找到了答案。
 

终其一生,每个人最难舍两个梦:成功和青春,这些年来,大理和丽江逐渐成为这两个梦的最佳注脚。有一年在遥远东北,碰到三个才出校门的大学生,他们说,近期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恋人一起到丽江。同样在东北,我还碰到两户人家,在云南无亲无故,却极痴迷到大理置业,安享天伦。
 

酒吧、夜色、五湖四海、无处不在的移动网络……在这里想多说几句丽江的时尚,和另一个代表丽江的词“艳遇”一样,更多在民间口耳相传,主流传媒和官方却较少提及。这个现象非常有趣,是因为有话语权的人都老了吗?还是说时尚带来的经济拉动不够持久深厚?10多年前,我就听学生说过,到丽江旅游将会是他的成年礼,一代又一代年轻人把丽江旅游当做一个时尚标签,千万别小看了这种传承的力量。还有,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地方做出如此大众时尚味道,除了丽江,还有谁?
 

大丽高速把两座城市联系得更加紧密,不在这条路上行走的日子,我经常会不由自主地搜索两个城市的消息,为着永远不能丢弃的人生梦想。文/钱粲明
 

人物简介:

朱伯威,昆明风光国际旅行社总经理。

朱伯威:丽江和大理是一个整体

 

朱伯威.png
 

“在游客眼里,丽江和大理都是旅游目的地;在我眼里,丽江和大理是一个整体。”朱伯威说,众所周知,云南省的主要骨干旅游路线是昆明-大理-丽江,其中丽江和大理都是主打客源市场。
 

朱伯威认为,丽江和大理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旅游资源,同时也是支撑全省旅游经济发展的两个重要支撑点,“这两个城市应该是相辅相成、相互支撑的关系,而不应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来刻意拔高自己,贬低其他。”
 

“作为一名游客,只去大理,不到丽江,不完整;如果只去丽江,不到大理,同样也不完整。”
 

朱伯威称,旅游是由“旅”、“游”两部分组成,“旅”-从甲地到乙地,“游”-在景区参观,因此成熟的旅游线路产品,都有一个黄金分割点,“旅的时间越短,游的时间就越长,这条线路的性价比就越高。”
 

“大项目带来大发展。”朱伯威表示,大丽高速通车后,通达的交通条件,不仅压缩了“旅”的时间,交通舒适度也得到大大提升,在这个前提下,丽江和大理必须齐心协力,继续保持本身独有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我期待这两个旅游城市同样辉煌的明天。”
 

人物简介:

喻尘,前知名媒体人,丽江白沙尘上小栈客栈老板。

喻尘:时空总在变换,丽大一直很美

 

喻尘.png
 

丽江到大理有多远?在叠嶂起伏的丛丛山岭中回到这个问题,会有很多个答案:直线距离100余公里,公路距离190公里左右,铁路距离162公里。然后,按照时间还有更多的答案:4个小时,3个小时,2.5小时。70多年前,一位中文名字叫顾彼得的俄罗斯人,随着一队马帮,在一天早上离开苍洱之地,沿着可能有马贼出没的崎岖山路,走洱源,过剑川,他在又一天早上看到了拉市海,有人告诉他,山下就是丽江了。顾彼得的旅程写在《被遗忘的王国》里。
 

70多年后,顾彼得的三天旅程就要缩短为今天的一个多小时了,那可能是他骑着马,从拉市海疾行到狮子山下的距离。
 

我也有幸像顾彼得一样,见证了从丽江到大理的时空距离的变化。数年来,常在滇西旅行,大理和丽江必是两个经常往返的城市。4年前,我去大理的双廊,见洱海东岸一片整理出的路基,被当地人告知那是正在建设中的丽大高速的路基。“高速路通了,从大理去丽江就一个多小时了。”因为还没从4个小时的山路颠簸中恢复过来,一下子憧憬起未来只有一个多小时的坦途。这个憧憬,转瞬就是4年。
 

一小时余的时间距离是什么概念,于我居住的京城来说,是郊区“睡城”到主城四环内的距离,于大理和丽江来说,是未来“同城化”的距离。这将便捷化向往滇西美地的四方游客,在苍洱、玉龙之间迅速完成时空转化。
 

无论怎样,风光总在那里,苍洱不变,玉龙不变,美丽还在那里。
 

当然,我们在即将享受便捷、畅通之余,曾经的“漫漫长途”和大丽路上的各种峰回路转,还将是我们悠长的回忆,就像今天,我们想像顾彼得的漫长得不可想象的道路一样。

 

【推荐丽江旅游攻略】
无相关信息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版权所有·梦幻丽江旅游网 Copygight © 2003-2009 LjDi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部分图文资料由网友从互联网搜集而来,如果有侵权内容请及时联系webmaster@ljdiy.com,核实后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