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科-纳西古乐文化做成产业

最新最全的云南丽江风情尽在梦幻丽江旅游网 www.ljdiy.com | 时间:2014-06-19 10:27:52

宣科-把纳西古乐文化做成产业

 

在百度输入“宣科”两字,世人给宣科冠以很多称呼,“乐界奇才”、鬼才、博士……唯独没有“商人宣科”这一称号。但事实上,宣科是丽江第一个将文化做成产业的人。
 

“别说丽江,全中国当时能把艺术、文化做成赚钱产业的,我怕是第一人了。”谦虚向来不是宣科先生的风格,而在这一点上,宣科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发现、整理并将纳西古乐这样一种淹没于民间的音乐瑰宝做成年产值超过千万的产业,除宣科外,世上或许无人能出其右。因此,从这一点看,宣科更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从1978年6月22日第一次拉了一帮帮搞古乐的人在古城幸福院进行首次商演至今,36年过去了,至今依然还有人在争论“是纳西古乐成就了宣科还是宣科成就了纳西古乐”这个问题。但是,讨论这个似乎已没有多少意义。因为,如果仅仅只是将纳西古乐束之高阁,没有体现它的价值,很有可能,多年前纳西古乐便已绝迹。幸运的是,因为宣科,纳西古乐这个民族文化,至今依然闪耀。
 

丽江纳西古乐,与其说是音乐,不如说是历史。这段历史,宣科造。
 

慧眼识珠,重整纳西古乐
 

纳西古乐作为丽江旅游的标杆,登上大雅之堂已经三十多年,但是有多少人知道,尽管几百年来纳西古乐一直是纳西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消逝,它逐渐沦为纳西人仅仅办丧事时弹奏的音乐。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宣科结束了21年的牢狱生涯,回到丽江当老师,酷爱音乐的他业余时间常到民间采风。让他惊奇的是,纳西古乐在丽江民间依然保持完好,只不过已沦为纳西人仅在丧葬时用的乐曲。“当时人死了,棺材旁便围了一圈人,在那里咿咿呀呀地吹拉弹奏。我就奇怪,这个音乐到底是哪来的?”
 

接下来,宣科开始专注于研究这种“咿咿呀呀但听起来还蛮有味道”的音乐。“研究来研究去,这一研究,不得了,发现这是一种宫廷音乐、文人音乐。”宣科认为,国外有古典音乐,中国早前也有,但后来很多失传了,难说这纳西古乐就是中国古典音乐的精髓。这一发现让宣科兴奋不已,“可别再让这样的音乐失传了。”
 

于是宣科开始系统整理散落在民间的古乐资料,发现纳西古乐正是典雅、庄重的唐宋皇家宫廷音乐和古朴、纯正的道家洞经音乐的结合,又经纳西族文人雅士数百年的传承、创造,融入了本民族的民歌、民曲、演奏手法。整理过程中,宣科逐渐意识到,要让这些古乐在丽江不流失,就一定要将这一帮帮搞古乐的人组织起来。
 

凭着在丽江的声望和自身的人格魅力,宣科迅速将丽江境内搞古乐的22个人汇集了起来,形成了“古曲、古乐器、古稀老人”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组合。
 

理想不能只满足于吃大肉
 

组合成立之后,宣科又不“安分”起来。
 

“丽江办红白喜事都会做大肉,当时人们吃肉的机会少,为了吃一点肉,就来演奏纳西古乐。但是我们这样有理想的人不能只满足于吃一点大肉!”于是,宣科开始琢磨让他的组合登上台面演出,演出还要有“money”赚。但是怎样才能让古乐有钱赚?宣科脑中灵光一闪:卖票。
 

“我还是有一点西方思维的,要做大事,还要赚钱,不能等人死,不能只等着那一点大肉,我们付出了脑力和体力(当然了,搞纳西古乐体力的成分多了一点),既然有付出,就一定要卖票,才能体现价值,不卖票不行。”直至今日,宣科仍然为当初自己的这一决定赞不绝口。
 

然而,宣科也知道,对于纳西族这样一个重文轻商的民族而言,要将音乐拿来卖钱,那简直是匪夷所思且离经叛道的。“当时有人骂我是‘花子头’,但我也不生气,我这种素质高的人咋个能去和素质低的人计较呢?”对各种骂声,宣科总是付诸一笑。
 

首次商演,小费是门票收入的30倍
 

1978年6月22日,尽管36年过去了,但宣科一辈子不会忘了那天——丽江纳西古乐进行首次售票演出。那一年,宣科48岁。
 

纳西古乐的第一次,选择在大研古城原先锋街(现新义街)一座名为幸福院(纳西语音译)的公房里举行。“我找来找去,只有这里适合演出,于是就把它租了下来。”
 

当时,来了17名观众,都是老外。“丽江人别说掏钱买票,能不骂你就是万幸了。而且纳西人从小听惯了这种音乐,对他们来说,这根本不稀奇,会对纳西古乐感冒的,只可能是外国人。”从一开始,宣科便知道纳西古乐的市场是老外。此外,宣科也注意到,到1978年,来丽江的外国人开始多起来,他们对纳西文化异常着迷。“别看第一次演出只有17个人,这之前我可是付出了万分的体力和脑力劳动的哦!”宣科开始骑着辆自行车到处宣传,遇到外国人,迎面上去就“hello”。“那时丽江几乎没有人会英语,老外感觉他乡遇故知了。”宣科还专门用蜡纸油印了地图,标注了幸福院的位置。
 

演出过程中,宣科告诉观众,他们演绎的这种音乐,快要disappear(消失)了,“因为吊足了老外的胃口,他们听得很认真。”
 

对西方人生活和消费方式有充分了解的宣科,在演出当天,还在演出场地放了个茶盘,“因为老外都有给小费的习惯,我深知这一点,当然要充分利用喽。”让宣科都没有想到的是,演出完毕,茶盘里堆满了一堆钱,“当然,都是自愿给的”,数一数,竟然有1800多元,比4元一张的门票收入不知多了几倍,“我们好多搞古乐的老人,根本没想到自己那几下功夫竟能赚那么多钱。”当晚等观众一走完,宣科立马让人关门分钱。
 

纳西古乐,走上辉煌路
 

或许是21年的牢狱生涯让宣科积蓄得太久,重获自由的他似乎聚集了足够的喷薄气势,除了纳西古乐的公演,在此期间他又整理出曲谱23首,并且培训新人,让纳西古乐在古城夜夜演奏,并于1987年7月21日,正式发起组建了“大研纳西古乐队”。在此期间,宣科在音乐方面的理论和探索如“音乐起源于恐惧”等学术观点也引起了轰动。
 

1993年9月,大研古乐队应中国音协、中央音乐学院等单位之邀赴北京演出,获得很大成功。此次演出,宣科称之为“雅乐还京”。古乐队还先后去香港、台湾等地和英国、挪威、瑞士、法国、意大利等国演出,纳西古乐走出国门,获得了世界性的成功。
 

宣科在将纳西古乐从旧时乡民俚曲丧歌推上殿堂之高的同时,自己也获得了世界性的声名:英国的牛津大学、英国皇家音乐学院、伦敦大学,国内的中央音乐学院、中央民族大学等十几所大学和音乐协会请他去讲学。他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登上牛津大学讲台的第七个中国大陆的学者。
 

不输于音乐才华的商业天赋
 

宣科在商业方面的天分,也是鲜见。
 

纳西古乐并非人人听得懂,乐队成立之初,经常演奏到一半,听众就开始退场。“怎么抓住观众的心,不让他们提前离场?”对此,宣科认为,艺术与市场不能分离,离开了市场就等于离开了人民;但艺术也不能一味屈就市场,屈就了市场,就等于委屈了艺术。
 

最后宣科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此后每演奏一首乐曲他就上来汉语、纳西语和英语三管齐下表演“脱口秀”,在介绍乐曲的同时插科打诨、针砭时弊,在谈论翻译的同时比较中西文化,在讨论人生艺术的同时“攻击”一些时尚的公众人物,亦庄亦谐,手法多样……
 

从这一点来看,宣科打破了隔在音乐会、戏剧表演与观众之间的那一堵墙,中英文表述方式与台下的中外观众共同营造出一种多元文化共融的氛围,现代的主持形式和话语系统加上音乐会浓郁的古典风格的曲目、乐器,服饰等,使纳西古乐成为丽江无形的城徽和丽江文化市场上最好的产品。逐渐兴起的旅游业也让古乐会有了源源不断的客源。
 

当然了,演出中,宣科还不忘推荐听众去售票处买纳西古乐的光碟和书,他满足大家签名的愿望唯一的条件是——不可以让我一边签名一边抬头微笑配合拍照,要中风的。
 

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宣科把辩证法玩得比任何一个文化人和商人都顺溜。“原来大家都不说钱,只说艺术。现在想通了,大家都说这是文化产业。”

有经商天分,却没经商兴趣
 

古乐+脱口秀,让纳西古乐越来越受到欢迎,古乐队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宣科也开始富起来。
 

1988年,宣科出资从原物价局手里买下阿溢灿旁的纳西古乐馆,“当时出了几百万,一点贷款也没有,我们搞纳西古乐还是赚到了一点钱的。”随即,纳西古乐的演出场地也从幸福院搬到了这里。
 

1992年,宣科和政府达成协议,将阿溢灿旁的纳西古乐馆和现在位于古城东大街的大研纳西古乐队所在地进行交换使用,宣科每年给古城区医院支付平均每年约56万元的补偿金。从此,纳西古乐队在古城最繁华的东大街安了家。
 

与好名声伴随而来的是古乐队的爆棚和好效益。古乐队的门票收入,也从最初的4元到5元到20元到80元再到120元,即便这样,很多观众还是慕名来欣赏纳西古乐。很多时候,特别是黄金周,纳西古乐队六七百人的座位座无虚席。大研纳西古乐队成为了一支创造年收数百万的“老人乐队”。
 

令人惊叹的是,与一般企业不同,宣科的纳西古乐队从成立至今,没有打过一分钱的广告。说宣科是个商人,似乎也是不称职的,因为每天他只管演出,却不知道也不去关心自己每天赚了多少、亏了多少,“我就知道搞这个音乐,就知道讨好观众,如果斤斤计较于这些数字,可能也不会有今天。”宣科也承认,自己有经商的天分,却没有太多经商的兴趣。
 

不知股份公司如何创办的文化商人
 

2004年,顺应市场需求,宣科注册成立丽江宣科纳西古乐文化有限公司。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成立公司时,宣科让当时乐队的21名成员都平分股份。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办公司时我还以为成立股份公司,公司里的每个人都要有相同的股份呢。”从这一点来看,宣科显然是一名“不合格”的商人。
 

后来,宣科的好友、云南知名律师马军对宣科说:“纳西古乐队是宣科先生一手辛苦弄出来的,理应对公司控股。”这个时候宣科才知道,股份公司不一定每个人都平均拥有股份。”终于具备了一点商业知识的宣科意识到,公司要能持久发展,一定要有人控股,于是便出钱从持股人手中一点点回购股份,从平分股份到拥有51%到今天拥有100%的股权。

丽江最慷慨的老板,至今已捐1800万
 

就在《丽江读本》采访当天,宣科先生刚从福慧学校捐款回来,“这次捐了四万,不算多,只是今天我的口袋又空了。”
 

古人云,“商人重利轻别离”,但这一点在宣科身上却刚好相反,因为每赚一笔钱,他想得最多的,是让这笔钱让更多的人受益。从2004年给丽江市第一中学扩建工程捐款100万创下丽江最大一笔捐款之日起,到后来在丽江市一中、大研中学、玉龙中学、玉龙县一中、福慧学校、实验学校、汝吉小学等十余个学校开办的“宣科奖学金”,宣科每年都要捐出不菲的数目。宣科透露,到现在他所有捐款加起来,已经有1800万了。“当然了,这个数据里还包括了我宣科庄园里的音乐厅,因为这个音乐厅不是为我建,是为了让大家都能来听音乐而建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慈善事业。”
 

对于外界津津乐道的宣科先生的乐善好施,宣科自己却颇不以为然。“我是个基督教徒,基督教的信仰就是奉献、博爱,‘信、爱、望’是基督教徒终生不渝的信念,自己做的捐助,并不是为了名声,只不过是遵守了这个信念而已。”
 

至今依然上班的“最老老板”
 

与舞台上的高调演讲不同,私下里,宣科过着简朴、低调的生活。
 

宣科酷爱喝茶,一生最爱喝蒸酶,即便是有钱有名之后,也还是喝着十几块一袋的蒸酶。在其看来,有人常常将喝茶、抽烟等饮食习惯与一个人的身份地位联系起来,“那是小市民的一种评判法。毛泽东这样的伟人,不也喜欢吃红烧肉吗?饮食爱好,其实只和一个人的习惯有关”。
 

早餐是一个蛋清饼和一杯加奶的咖啡,此前宣科每天早上必定要喝一碗酥油茶,但这个习惯在两年前被打破了,“因为怕血脂高,所以就不喝了,戒掉了这个一辈子的习惯”。白天大部分的时间是看书,坐在宣科庄园宽敞明亮、鲜花萦绕的书房里看书,“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看书,自由地生活,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
 

与别的老人不同的是,身为丽江宣科纳西古乐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宣科,在85岁的古稀之年,依然每天去上班。每晚8∶00~9∶30这一时间段,必定出现在大研纳西古乐队演出现场,当半个小时的主持人。“普通老人的福气不属于我,我是每天必须去上班的人。”宣科说,他一天不到纳西古乐队去上班,就会生病,感觉这里疼那里痒,“一天听不到别人的赞美,就浑身不舒服。”对此,宣科也笑颜,“自己可能是丽江还在上班的最老的老板了。”

纳西古乐的困境与传承
 

然而,如今,声名显赫的纳西古乐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宣科告诉记者,从去年底开始,纳西古乐的门票价格便一直在降,现在都降到80元以下了(以前最高的时候卖到160元)。“不降不行了,再不降就没人来了。”降价的另一面,却是给导游的回扣从之前的40%提高到了80%,“不提也是不行了,否则导游不给你带客人来。如果不给高回扣,很多导游就会以各种借口不让游客来看,说什么‘宣科先生已经病入膏肓了’。”
 

今年“五一”,观看纳西古乐的每天最多也就二十七八个。“以前楼上楼下挤满了人,站都站不下,现在天井里就坐着那么稀稀落落几个人,最少的一天只有两个,但是即便如此,哪怕只有一个观众,我也要演到底。”
 

目前宣科的公司有32名员工,乐队除了三个年轻人,其他都是老人,年纪最大的91岁,每人每个晚上演出一个半小时,每个乐手的月工资是1700多元。采访中,宣科拿出了公司今年2、3月的收入表和工资表,其中,3月份公司的收入仅3.2万,但支出却近10万。
 

“现在我们每个月都在亏钱。”宣科说,照目前的情况,还可亏两年。“到时贴不动了,纳西古乐队就只能宣告解散、撤销。” 面对困境,宣科却出人意料地平静。“一旦办不下去,虽说有点可惜,但是现在丽江从城镇到乡村,纳西古乐之花遍地开,人们在学习、传承这种音乐。能做到这一点,我很满足。”
 

再去争论“纳西古乐成就了宣科还是宣科成就了纳西古乐”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与其说没有宣科便没有纳西古乐,不如说宣科启动了赚钱的民族文化产业。丽江纳西古乐,与其说是音乐,不如说是历史。而这段历史,宣科造。惟愿这段历史,能保持的再长些……
 

■专家点评                

不老的精气神

杨国清(丽江文化研究会、纳西文化研究会会长)
 

在丽江本土,大家亲切地称他为宣老师。这既是一种尊重,又是一种学识的象征,因为在纳西族的传统里,重视读书学习、尊师重教,惟此为大。所以我觉得除了《公民宣科》,还应该出个《老师宣科》。
 

我经常见到宣科老师,他近来似乎更加黝黑瘦小了,高高的颧骨也更凸显了些,纳藏汉混血儿的特征也愈发明显了,但他独有的精气神依然在,眼睛里依然放着亮光。他充满乐观、手舞足蹈、滔滔不绝、机敏诙谐的风格依然如旧,并且85岁高龄的他还经常参加文化界的各种活动。
 

我认为宣科老师的精气神是不老的,这也许才是他真正传世启人的东西。什么是精气神?这是一个人内在的气质,文化的内涵、精神的底蕴。对宣科老师来讲,经过二十多年牢狱之灾后,依然笑看人生,并在年过半百之后在人生道路上重新崛起,书写传奇,这是宣科的精气神;自强不息、勇于攀登高峰、敢于

创造各种“第一”,这是宣科精气神;不老的气概、不老的顽强意志,这依然是宣科精气神!宣老师的精气神,更在于他的引领作用:首先是对民族传统文化保护、传承的引领作用;其次是对文化产业发展的引领作用;还有对文化品牌打造的引领作用。
 

宣科,永不老;宣科的精气神,永不老!

 

 来源云南信息报丽江读本  作者:记者 杨冬合 王炳晖 
【推荐丽江旅游攻略】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版权所有·梦幻丽江旅游网 Copygight © 2003-2009 LjDi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部分图文资料由网友从互联网搜集而来,如果有侵权内容请及时联系webmaster@ljdiy.com,核实后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