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长红-坚持纳西文化16年

最新最全的云南丽江风情尽在梦幻丽江旅游网 www.ljdiy.com | 时间:2014-06-26 16:10:42

和长红和你常见到的纳西汉子没什么两样。
 

面对一桌的美味,和长红率先落筷的一定是鸡豆凉粉,边吃还边说 “如果让我一个月不说纳西话,我一定过不去”;女儿在国外求学,朋友建议他移民国外,他放出狠话,“我不会离开丽江,这里是我生活的地方”;即使对着张艺谋导演的《印象·丽江》,他也毫不示弱,“张艺谋以前有歪曲纳西文化的行为,是我要他纠正过来的。”他对丽江和纳西族文化的有着近乎虔诚的热爱,性情十足。
 

丽江当地人不觉得稀奇,觉得“这就是和长红会干的事啊!”
 

的确,作为丽江玉水寨生态文化旅游集团总经理,经过五年的时间,将玉水寨打造成以纳西族东巴文化为核心内涵的“东巴圣地”旅游品牌,2005年12月被评定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如今,在丽江旅游市场已形成“看文化遗产到古城,看自然风光到玉龙雪山,看东巴文化遗产到玉水寨”的口碑。和长红对所有兼职身份中最得意的就是丽江市纳西东巴文化传承协会会长。
 

不过,最近和长红的心思却又放在了做“村官”上:2013年5月,他走马上任白沙镇新善村村委会主任。“太多村民很年轻就在外面跑生意了,但实际经济很困难。”和长红的愿望是在他的带领下,让村民们富裕起来。
 

这一次,他能否如愿以偿?
 

走出体制
 

上世纪90年代初的和长红,在丽江运输公司里担任轮胎公司经理。“看着是个国有企业、铁饭碗,但因为出差标准低,老是我自己贴钱。”和长红干了三年的经理,掐着指头算了一笔账:“去昆明出差一天要花30元左右,而我们的出差补贴一天只有17元,三年下来,我一共亏了18800元。”
 

当这笔钱摆在面前的时候,和长红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虽然总公司也说帮我政策性解决掉9000元,剩下的分公司负责一半,我个人承担一半,但后来单位没解决一分钱,当时1.88万元债务是天文数字。”
 

为了还掉这笔钱,和长红申请了两年停薪留职,出来自己做生意。“那一年是1995年。当时也有个私心,就是不能再继续亏下去,一定要扭转局面,否则当经理了还用妻子和父母的钱,真是……”
 

和长红想到做小汽车配件。“这个生意当时丽江没人做。”他蹲在丽江古城南门口观察车来车往,发现当时丽江最多的汽车是长安、松花江和昌隆等品牌。于是,这几个牌子的汽车配件成了和长红小汽车配件门市的主打产品,他也兼卖小汽车轮胎。
 

做了两年,和长红赚到了30万元,但因为门槛低,越来越多的汽配门市开了起来。“你想,那时丽江市场那么小,效益肯定下滑。”

转型旅游
 

琢磨转型的时候,和长红考虑了很久,后来觉得旅游不过就是“吃住行游娱购”,于是他拍板进军旅游业。
 

只不过,1997年的丽江,虽然经过1996年地震,让全世界知道了这里有座保护得很好的古城,但旅游还没有火起来,更没有什么像样的旅游景区。
 

怎样挑选好的地方?和长红想到了玉龙雪山南麓玉峰寺旁——丽江市玉龙县白沙乡新善村,这是纳西族发祥地的核心区之一,也是他出生的地方。这里三面环山林木茂盛,一面正对丽江坝子视野开阔。一股清泉碧波荡漾,长年潺潺流淌。“这里是本地人上世纪80年代爱玩的地方,而且纳西族人上山打猎、出远门都喜欢到这里来拜拜,我们的景区靠近玉峰寺,应该可以。”
 

和长红又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实地考察。“我爬到旁边一座山坡上,数上来的车以及每个车上有多少人。”觉得人流量不错之后,和长红又邀了几个朋友一起分析。有位朋友看了之后说:“这个地方太好了,但是你不投个一两千万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效果。”和长红一听反而乐了,“因为有了第一次创业的经验教训,我认为投资大、耗时长,才不容易被别人模仿、超越,适合长期做。随后,我就对他说,‘你说可以就可以了,钱的问题会有办法的’。”
 

但一开发就得动水源,没有村民的同意,那是寸步难行的。他挨家挨户拜访白沙乡相关村子的老人、户主说明意图。绝大多数村民认为,他祖上家风好、口碑好,他办事信守承诺不会乱来,都支持他。
 

和长红抱着首次赚来的20多万,承包了50多亩荒山坡地。“钱根本不够,只能小范围进行简单设施建设。”那个年代的所谓景区,只不过将一些坡坡坎坎的地方弄平,造几个石围子,再弄一些椅子板凳,“相当于造一个农家乐”。
 

一年之后,工程进行得差不多了,和长红开始宣传。他至今记得那个广告语:“休闲度假哪里去,就到玉龙山下玉水寨”,这个广告语在不久之后改为“玉龙山下神仙居住的地方”。
 

效果出奇的好。“当时的丽江除了黑龙潭之外,可以吃烧烤的景区就只有我这里,所以我的生意特别好。我们的烧烤价格最高70元/人,最低30元/人,本地人和游客都蜂拥而至。”和长红说。
 

就这样,靠着“农家乐”的概念,和长红一边赚着钱,一边把赚的钱再投入到景区改造中,逐渐形成了玉水寨如今的雏形。
 

传承文化

设立东巴文化传承院
 

与此同时,和长红又萌生了一个想法:旅游景区不能仅限于做烧烤,还得有灵魂。于是,他开始打造玉水寨的文化——东巴文化。
 

“不知道你们对东巴教了解多少,我们纳西族大一点的,对此都了解,这个民族不得了!”
 

在和长红的讲述中,原来纳西族是好战的民族,据说此前有200多万人,经历了战争之后,被迫迁徙,到丽江之后不到3万人,都分散了。而来到这里的纳西族将当地人赶的赶、同化的同化,慢慢的,东巴文化使纳西人性格发生了改变,从崇尚武力到儒雅。
 

其他的故事里,则找到了纳西族的文化蕴藏。“玉水寨出水口之上,之前我修了一个木台,人可以站在上面。但是经常发生倒霉的事,养的三文鱼一到雨天就被雷劈,4吨鱼前后死了一半,后来我去东巴研究所里找有威望的大东巴帮我测算了一下,他说‘木台修在了水上,人在上面走,就踩着水,这是压了自然神的神头,’后来我们将木台撤了,之后鱼再也没被劈死。 ”和长红讲得传神,“你说我们这样的文化该不该传承!”
 

定下这个目标之后,和长红四处奔走,聘请知名东巴大师当导师,购置百卷东巴经书为教材,设立东巴文化传承院开始办学。传承院按公司化模式运营,在学校读书吃住全包,每个月给学生发380元零花钱,学院需要的只是学习东巴文化。“这个零花不算低,因为学习之后,我们根据考试给东巴分不同的等级,最高6000元/年,最低3000元/年。”和长红介绍,再加上对外做一些祭祀还会有收入和补贴。
 

但每到考试的时候,却是非常的严格。“东巴经书分类有的有一万卷,哪个场合用哪卷你必须很熟悉,比如,人死的时候每个时辰应该念什么经书;祭天的时候,四五十卷里选一卷考,等等。你想想,200多人考试,由六个东巴来主考,现场还会录像,考了半年,钱用了六十多万。可以说是目前最严格的考试了。”

玉水寨变东巴圣地
 

“我们的思路一直是有意识传承,无意识展示,不为给别人看而展示。”和长红说:“但问题慢慢出现了,在旅游的环境里搞传承是很难的,各种诱惑太多,所以后来我们单独把学校独立了出来。”
 

同时受到诱惑的还有和长红本人。“很多人劝我去做房地产,把地便宜拿过来又卖掉。”和长红说,“很多人对我说,你现在做七八年生意赚到的钱,很有可能做一单房地产生意就有了。”
 

“但是土地怎么能卖呢!”讲到这里,和长红显示出对纳西文化的坚守和执拗,“纳西族传统的观点是水不能卖,地不能卖,好不容易迁移过来有块地,干嘛要卖掉?”
 

和长红依旧把资金注入景区内,并进行了一些调整,建有纳西族祭自然神场、祭天场、祭风场等,这些设施具有双重功能。游客作为文化景点游览,了解纳西传统文化内涵;民间则作为祭祀活动场所,进行东巴祭祀活动。前者带来经济效益,后者保护传承纳西传统文化。
 

玉水寨在不断折腾中出名了。1999年昆明世博会丽江分会场,组委会把玉水寨作为一个活动点,在这里举行祭天仪式并获得成功。从此以后,这里就成了重要祭祀场所,每年的农历三月五日,玉水寨都举办盛大的东巴法会。从2000年至今已连续举办了14届。2004年举办的第五届东巴法会历时5天,到会80余人。法会期间,由老东巴主持举行了大型综合性仪式——延寿仪式,为东巴和东巴文化祈福。年轻东巴观摩学习,开展东巴文化研讨。玉水寨成为了保护传承东巴文化的一个重要交流平台,如今每年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人来参加法会,玉水寨真正变成纳西东巴们的圣地和中心。玉水寨景区也从此前的AA级,变成了如今的AAAA级,未来还准备申报5A。
 

当然,所有的开支,全由和长红个人掏腰包,16年下来,公司从1997年创业至今15年,累计利润7000多万元,但投入到纳西民间传统文化保护传承的费用,多达2000多万元。

未来:还是旅游和文化
 

与此同时,丽江旅游也火了起来。特别是从2003年之后,除了大研古镇、玉龙雪山,出现了许多私人小景区。事实也证明和长红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真没有几个能做得过他。也因为他做得较好,和长红随后多年担任丽江市旅游协会会长。
 

当上会长之后,他把大家都组织起来共同对外宣传,共同做了些规范旅游景区的举动,“我们策划了大玉水寨,售联票,半年后,效果很好。原因在于,对于景区来说,他们要吸引一个旅行社,要给一次回扣,而联合之后分摊下来,这一部分少了很多。我当时做的事情就是要求门票一起卖,然后内部经营自己做。”
 

“2007年,丽江市分管旅游的副市长和玉龙雪山管委会领导看到这个势头,就来找我,说要一起做,联票不能只做私人景区。”和长红说:“于是,我们把玉龙雪山和无法经营下去的《印象·丽江》也纳入进来,做了一个大景区,七个小景区,一台演出。所有方案都是我写的。”
 

之后,就是逐一谈判,一次、两次、十几次的谈判。“最后一次我直接昏倒在谈判桌子上,送去抢救。”和长红至今说起这件事仍有些激动,“谈来谈去还是利益问题,人心不足。”
 

但谈不拢是一回事,现实还是逼迫协议得继续执行下去。这时的和长红显得有些无奈,“后来由于玉龙雪山景区失约,我说不干了,但其他六家都签了,因为小景区的收入天翻地覆。这也意味着,我不签字,我就被边缘化。”

村官商人
 

谈到未来,和长红想给新善村做一个规划,把这个区域的高原农业和文化旅游做起来,整个项目大概得投资6亿元。
 

他的思路是,把管理玉水寨风景区的理念用在了管理村子上。走马上任的第一件重头事是:他购买了新善村卫星地图以及与东巴文化保护区相关的网络域名3个,并建设和运行了新善村门户网站,为新善村开展对外宣传,招商引资拓宽了道路。之后,又出资为3000多名村民购买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和社会养老保险,为村民解决了看病难问题,并为他们提供了养老保障。
 

最重要的还得“授之以渔”。和长红的设想是,带动村民设立新善乡村旅游合作社、新善高原生态农业合作社,支持村民大力发展生态种植、养殖业,积极参加各种旅游项目。
 

要发展交通先行,在规划的同时,和长红已启动了一条宽30米、长2千多米的致富路——直通丽江和甘海子的旅游主干道。
 

难点在于,企业的事很好管,但“村里没有任何事是简单的”,有各种各样的利益冲突,村民之间,村民和公家之间,村和村之间,人际关系复杂。而制度、现实和规则在乡村社会许多时候是不起作用的,建立制度或规则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时间。“需要做的事情还非常多。”和长红说,不放手的还有旅游和文化,“不能被他们外来的人都破坏光了。”
 

对话
 

云信:16年来你一直在维护东巴文化,那么,你自己学吗?
 

和长红:我不能学东巴,我学了就会变成一个做法事的东巴,三天两头做法事,我怎么做生意,哪里来钱做传承?
 

云信:你在东巴文化上投入了2000多万,怎么不去找政府支持?
 

和长红:以前政府对纳西文化的支持主要是国有机构和企业比较多,现在提倡多元文化,不能只做纳西文化,但其实丽江旅游的亮点在纳西文化。因此,十几年下来我们在纳西文化传承上花了很多钱,政府没给过,但以后会给的,我相信。
 

例如,我们到四川一个地方给纳西族建庙,走路都走了七天,但我觉得很值。
 

你看国外很多民族传承活动都是民间在办,政府只是给政策,我去了欧洲,那边就是这样的,可能别人看着我,会觉得有些有些委屈,但国外都是这样的。
 

云信:为什么会这么坚持?
 

和长红:我就是想告诉游客,不是在古城穿一件衣服就是东巴,就是文化。我做景区16年,没有一件有效投诉,哪里可以做到?而从办企业来说,我觉得我跟别人不同的是,我想赚很多的钱,然后我就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可能别人是赚了很多钱,但没有事可以做。
 

话说回来,做生意不一定要赚很多钱,关键是你这个企业能做多长时间,我就是觉得我们的企业一定要做得很长很长,这就决定了我们不做投机的东西,否则做不长。
 

玉峰寺曾经最高的时候,一天有8个投诉,到2007年,政府就交给我来做。所以,我们做旅游景区就是一个长期的东西,只要有人,地球还在就可以做。
 

云信:跟他们联合经营之后,你的收入有什么变化吗?
 

和长红:我的收入没有什么大变化,他们其他小景区的变好了,7年前的事情。但我说这个事情的原因是想说我不止会做文化,在丽江的旅游市场,从20多万的启动资金到现在,我的确也做得很好。一年的年产值6000多万,利润2000万左右。而且,我们还有旅行社、电子商务平台、酒店和文化公司,以及三个景区。
 

云信:你刚刚提到的都有些什么规划?
 

和长红:现在在剑川做一个古城重建项目,因为他们觉得我做文化传承保护做得比较好,他们就来招商引资。但以前高速公路还没有修,他们的景区做不上去,我一直没有定下来,高速路开工后我才去的。
 

去年的四月底开始动土,现在已经在装修了,争取今年8月份开始经营。那是一个古城重建的项目,有8000多平米,铺面90多个。
 

我未来的规划是做一个旅游的环线,藏族、纳西族、白族三个民族结合起来的旅游环线。剑川主要是白族,玉水寨主要是纳西族,而迪庆那边则是藏族。
 

我知道将来旅游汽车公司是要放开的,我们正在办一个汽车客运的旅游公司,有6张车,有了车,才能做环线。
 

云信:电子商务呢?
 

和长红:这个想法在十年前就有了。
 

当时我就买了“丽江”汉字作为通用域名和“lijiang.com”的域名,但那时丽江旅游还不具备条件,我们做就很有可能成为黑团,做不了。
 

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未来的发展肯定是电商的世界,来丽江旅游的人很多都自助游了,目前散客的比例也越来越多,未来透明的程度可能会让旅行社做不了假,玉水寨也会实现电子票的销售,而且我有丽江西域电子商务旅行社,也最具备做电商的条件。会有那么一天。
 

云信:除此之外,你还做什么?
 

和长红:我还想为新善村做点儿事情。现在很多村民很年轻就在外面零散的跑生意,还有人辍学,我准备把这个区域的农业做起来,把这个景区变成一个高原农业区,整个项目要花6个亿。玉龙县规划局正在做控制性详细规划。
 

云信:高原农业,你要做玛咖吗?
 

和长红:我是房地产不碰、螺旋藻不做、玛咖不种。什么最热我就不做什么。我说的农业可能会有瓜果蔬菜和药材。
 

云信:你曾在公开场合抱怨过丽江企业被边缘化?
 

和长红:是的。现在丽江的一些文化项目和演出,什么穿越时空、山谷艳遇,都是不尊重我们的传统文化。
 

但是一位文化部的政府官员对我说,这些产业可以给政府一年带来成千万上亿的税收和很多就业机会,在中国税收和就业比文化传统的严肃性更重要,我又能说什么呢。但我总认为,什么是殉情谷?纳西族文化里有全尸的概念,不能这么破坏,三多神是我们民族的精神依靠,不是玩具。

专家点评

在现代商业中坚守纳西的精神高地

“纳西族传统的观点是水不能卖,地不能卖。”这是和长红最振聋发聩的坚持,也是在商业大潮冲击中,我们听到的纳西商人族群最昂扬的宣言。
 

现代商业社会最大的冲击,从表面上看,就是抹平不同文化、不同地域、不同时代的差别,以钞票为通货计算一切,无法用货币计算的价值要么被漠视,要么被贱卖。这种冲击,一方面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机会,和长红和其他丽江工商界人士一样,把握住机会实现了人生价值的升华;另一方面,朴实而坚定的纳西文化特质,又让他们对现代商业文化深层次的价值创造规律有了直觉的把握——透过钞票的浮华,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
 

与周边地区有传统商业文化积淀的鹤庆商帮、永胜商帮相比,纳西商业群体的商业活动还没有脱离与当地水土、文化、物产和生活方式的有机联系。也正是如此,在无差别的商业文化铺天盖地的时候,丽江反而以净土、以出尘而赢得了发展机会,纳西商业群体也得以在短短二十年间从萌芽到蔚然成林。对商业之外的价值的珍视,对周围社会的责任,对个人生活的坦然和热爱,都为独特的纳西商业文化注入了与其他商帮显著的差异。这条独特的文化之根,是纳西商业文化的生命之根。
 

和长红说的“水不能卖,地不能卖”,在我们看来不是说真的水、地不能卖,而是纳西商业群体必须有不能放弃的原则,对自己生存、发展的自然、文化和社会环境有一种执着的护持。虽然在短期内,这种坚持和护持不会带来滚滚浮财,但一定是一代又一代纳西人生活、做事、经商和发展的根基,带来不尽的财富和人生快乐。
 

和长红,是一位真正懂得东巴,懂得商业的纳西人。

 

 

 来源云南信息报丽江读本  作者:记者 和慧东 
【推荐丽江旅游攻略】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版权所有·梦幻丽江旅游网 Copygight © 2003-2009 LjDi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部分图文资料由网友从互联网搜集而来,如果有侵权内容请及时联系webmaster@ljdiy.com,核实后将立即删除。